客家新闻网   首页   要闻   专题   图片   客家  
 
要闻聚焦   动态报道   评论   全国知名网媒看赣州    六大攻坚   媒体关注   图说振兴   红色记忆   留言互动
 
 

   舀一勺红井水,喊一声赣南老表; 唱一曲哎呀嘞,亲一亲红土香; 望一眼橘红橙黄,尝一口故土难忘。

  春,暖人心脾,“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春,稍纵即逝,“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所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春,沁凉润透,“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赣南的春,总是那样的热烈、春色中的赣南,总是如此的温存,于是,撑起雨纸扇,近距离地去感受脚下这片春色中的赣南大地。

  我是地道的红土儿女,是听着红军故事,唱着红色歌谣,吃着客家米饭,行走在赣南山水中长大的。记忆中,小时候的赣南只是连绵的山与流淌的水、广阔的红土地与漫山的映山红、淳朴的民风与憨厚的百姓。这些年,村村通了水泥公路,土坯房变成了新洋房,老百姓的生活富裕起来。乡村在悄悄地变化,每每走在乡间,幸福的笑容随处可见,处处风景如画,秀美的山川与高楼林立的城市交相辉映,古老文明与现代传承融合发展,唱响着一曲时代主旋律......[浏览全文]

  “板桥人渡泉声,茅檐日午鸡鸣。”水天相接,山涧竹林声脆,溪旁袅袅炊烟,田间绿意浓浓,我看见,农业转型的赣南正构成一幅栩栩如生的“春种图”。
 

  我叫赣州,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苏区”,因为在抗战时期中共在瑞金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从那之后,我的居民就和“红军”这个名字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我是一座古城,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梦想——成为一座既具有古韵又充满朝气的城市,我的居民都在尽心尽力地帮我实现这个梦想,可是因为缺少必要的扶持,效果总是差强人意,我在等待,等待一个机遇,等待一场蜕变。

   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2012年的6月28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在这个文件中,我看到了国家为我的发展提供了很大的财政支持和技术支持,让我感觉沐浴在和熙的阳光里...... [浏览全文]


 

  对于一直在家乡工作生活、临近不惑之年的我来说,每每耳闻目睹“上犹”这样的字眼,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骄傲、关注之情油然而生,甚至眼里饱含泪花。

  多少次从希望大桥出发,溯流而上,徜徉在上犹江畔游步道上,一江两岸的风光美不胜收——江水犹如一面明镜,在艳阳的照耀下金光闪闪;杨柳依依,不由得让人想起“万条垂下绿丝绦”的千古绝唱;“希桥酒店”、“幸福花园”、“旅游商贸城”、“香格里拉”等现代化建筑鳞次栉比,上犹老表切身感受到苏区振兴发展的气息…… [浏览全文]


 

  珠兰,一方神奇的红色土地,一片蓬勃崛起的绿色家园。

  会昌城西北,顺着平坦如砥的会杉线,仅需十分钟车程,一处低丘连绵的山间盆地映入眼帘。山势并不高竣,像西北的流动的沙丘,延绵,坦荡,无垠,消失在白云深处。

  山头,长满了翠绿的植物,松、杉、樟、荷相伴相生。远方的天际线,云雾缭绕,青烟薄雾在山间袅袅升起,又随着微风轻拂,而飘散得无影无踪…… [浏览全文]


 

  离开赣南一年,仿佛过去了十年。在身处异乡的一年,赣南如同一颗红色的星球,红色的土壤在寰宇中独一无二,它让我思念的飞船绕着南北回归线一圈又一圈,路线清晰,轨迹坦然。

  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离开赣南,在那个夏日的暴雨前夕,与赣南文学院的简心院长聊着文学,穿着白色衬衣的韵如眸子闪亮,摆弄着一部单反。在无数个午后,我手捧着《被绑架的河流》,内心被客家女人的悲欢离合晕染得一片迷离,随后穿越大半个于都城,在长征大桥、贡水河畔,我的心事如同水葫芦一样蔓延,若有若无的香气漂浮在水的波纹里,却无从寻觅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要离开赣南到了闽南,再也听不到客家话,也无法再尽情咀嚼艾米果的绵软…… [浏览全文]

 
 
 

  对于赣州,我一直有种特别的情感,这情感像赤子对家乡故土那么纯粹、浓烈,那么情真意切。常常以为在古城墙里轻轻地走一段路,在赣州公园里悠然地听一段戏文,静静地看着浮桥边穿梭的渔船就能寻到赣州城的全部

   其实,这些都还远远不够。当你真正静下心来想了解一座城市的时候,你自然会发现她的内韵和气质,当你用心拾起她过往的美好的时候,她也会敞开怀抱向你缓缓走来。是啊——赣州,一座古老而青春的城市,让人魂牵梦萦的热土,我梦里的家园

   赣州,千里赣江第一城。如果把赣江比作是一条五色彩带,那么赣州城便是镶嵌在这条彩带上的一颗耀眼夺目的蓝宝石。当章江、贡水踏着崇山峻岭走来,过峡谷,越险滩,于千峦万壑中跳跃,在蜿蜒曲折里奔腾,静静地相遇在八镜台下的龟角尾,宛如两条结伴的巨龙,一路北上流入宽广的鄱阳湖。

   作为赣江的发源地,称赣州城为水乡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既是水乡,那自然是少不了水的。赣州城的水是多情的。一城之下、水网密布、交错相连、自成一格。在流水的阁楼上,透过精致细腻的木窗向外看:那静静的水面被西下的余晖映得粼粼发亮,煞是好看。清晨,水雾浓密,影影绰绰,水道两旁全部笼罩在一层雾气之中,让人看不真切,而水乡的特殊韵味就在这里…… [浏览全文]

 

  有的人,相处越久,距离越远,有的人,认识多年,越是陌生,而你,显然不是。

  认识渔者,是巧合,我们一群,男男女女,嘻嘻哈哈,溯溪而上,行至山谷深处,已是人困马乏,特别是一帮姑娘们,战斗力严重下降,溯溪的路,却是愈发险恶了,艰难前行之时,你们两人一队,从后赶上,超过了我们。

  或是,害怕人心的险恶,初时,我们并不讲话,也许,是我们的艰难,又让你俩有恻隐之心,我们走走停停,你俩停停走走,若即若离,不远不近。

  又或是,大山的灵秀,让我们放下警惕,敞开心扉,我们开始互相鼓励、交流,开始互帮互助,确切说,是你俩帮我们,这一点,勿应质疑。

  最后,我们由两伙,变成了一群,一程毕,互留电话。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如流水至,渠自成,人生就是如此奇妙

  后来,我们一起去了牛牯嶂,后来,我们一起去了牛木线,后来,我们一起去了观洞水库…… [浏览全文]

 

 
 

  梧桐花是平凡而真实的,它没有茉莉的清香,牡丹的高贵,兰花的典雅,象征着扎根于大山深处,锲而不舍,为建设美好洞头而不懈努力的畲乡儿女。

  梧桐花开的时节,冒着霏霏细雨,我们走进那个并不遥远的山村——会昌洞头。这是地球上残留不多的一片净土,尚未被现代工业文明的红尘所湮没。

  山头,长满了翠绿的植物,松、杉、樟、荷相伴相生。远方的天际线,云雾缭绕,青烟薄雾在山间袅袅升起,又随着微风轻拂,而飘散得无影无踪。

  洞头,位于会昌县东南角,与福建武平县相邻,鸡犬之声相闻,民俗风情相近……

  从中村至洞头的公路上,路两侧净是苍翠的山峦。愈近洞头,山上,洁白的梧桐花一片片,越来越晃眼。疾驶的汽车内,游人们惊诧起来,纷纷摇下车窗,探头张望,一边不停地拍照。

  山头,除了大片的梧桐树花,也夹杂有许多毛竹林。

  圩镇就要到了,右边的山头上景色迥异,出现了一大片的原始阔叶林,呈暗绿色,蓊蓊郁郁…… [浏览全文]

 
     
 
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客家新闻网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客家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