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王某,某县教育局局长,中共党员。为了应付市教育局对该县学校的安全卫生检查,王某到县里第一中学督导工作。由于学校工作不到位,王某十分恼火,导致血压升高,头痛难忍。在医院排队就诊过程中,王某因排队问题与他人发生口角,心情不佳的王某率先发难,不仅口出污言,还动起手来。王某的行为引发群众围观,严重干扰了就医秩序,并被围观群众拍摄视频上传到网络上。请问,王某的行为是否可以认定为违纪?
 
 
 
  答案:1、是。分析意见:分析意见: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坚持纪严于法、纪在法前、纪法分开,对党员的生活纪律作出明确规定,“违背公序良俗,在公共场所有不当行为,造成不良影响的”,将按照违纪处理。
 
 
 
 
   2、孙某,中共党员,A市B县县委原副书记。2014年10月至2016年2月,孙某先后12次与其朋友王某、韩某等人采取打麻将、“斗地主”等方式进行赌博,赌资巨大,其中孙某共赢得35万元。请问,2016年9月,在公安机关未对其赌博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情况下,A市纪委是否可以给予孙某党纪处分决定?
 
 
 
  答案:2、是。分析意见:分析意见:党纪处分不存在追究责任时效的问题,对违反党纪应给予纪律处理或者处分的行为,纪检机关都应依规作出处理。在本案中,是否应对孙某的赌博行为给予纪律处分,应当由纪检机关独立作出判断。具体地,在纪律审查中,发现被审查人存在赌博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行为的,应区别不同情况处理:一是如公安机关已对其赌博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应根据生效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性质和情节,经核实后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二十九条等规定,对其作出相应的党纪处理。二是如公安机关未对其赌博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无论违法行为是否超过六个月的追究时效期限,纪检机关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可以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二十九条等规定,视情节轻重给予党纪处分,不需要以公安机关对被审查人的违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作为前置条件。如对被审查人的行为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把握不准的,可以征求公安机关意见。在此情况下,如果违法行为未超过6个月追究时效期限的,纪检机关在作出处分后应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三十条之规定,及时移送同级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3、冯某,某市副市长,中共党员。冯某有个要好的朋友赵某,长期从事酒店生意。后来,由于酒店生意不景气,赵某决定转型,承揽工程项目。当时,市人民医院正筹划建造新的门诊大楼,赵某想拿下这个工程,便找到冯某,让其帮着打打招呼。考虑到自己不会从中捞取好处,冯某答应。最终,在冯某的帮助下,赵某违规拿下医院项目。后来,事情遭到曝光,给市政府和医院的信誉造成恶劣影响。请问,是否可以认为冯某没有收受好处,可以免予党纪处分?
 
 
 
  答案:3、否。分析意见: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党员领导干部违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造成不良影响的,就要受到纪律惩戒。本案中冯某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违规为朋友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活动,且造成不良影响,其行为构成违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违纪,对其应依据《党纪处分条例》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追究党纪责任。
 
 
 
 
   4、为了提高干部职工的身体素质,某县环保局准备召开该县环保系统运动会。运动会前,局党组研究决定,从收取的排污费里拿出3万元,购置30套运动服,以便局里同志更好参与。有人指出,这样的行为违反了环保法和相关纪律规定,但局党组大多数成员认为,这是集体决定,法不责众,组织不会追究。请问,这种经集体研究决定的违纪行为,是否可以免除或减轻责任追究?
 
 
 
  答案:4、否。分析意见:《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二十六条对党组织领导机构集体违纪作出了明确规定,用“集体研究决定”掩盖“违纪实质”的伎俩已经行不通。关于本案中县环保局党组决定用排污费购置运动服的行为,《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三条规定,排污费应当全部专项用于环境污染防治,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挤占或者挪作他用;《党纪处分条例》第九十七条规定,不得违反有关规定自定薪酬或者滥发津贴、补贴、奖金等。在部分局党组成员提出异议的情况下,该县环保局党组大多数成员依然认为法不责众,执意决定实施这一违纪行为,属于集体共同故意违纪,应按照《党纪处分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视具体情形,对提出异议之外的局党组成员给予相应处分。
 
 
 
 
   5、王某,某市地税局一名科长,中共党员。一次,分管王某科室的副局长遭遇车祸,受伤住院。王某得知消息后,想去慰问一下,却为拿什么礼品犯了难。朋友提醒,不送礼品,可以直接给现金,一般来说送去200元即可。王某觉得有道理,但又认为“给领导送礼,200元太少”,最终给副局长送去2000元。请问,王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违纪?
 
 
 
  答案:5、是。分析意见:本案中王某借看望领导之机,送给领导严重超出当地礼尚往来标准的现金,违反了《党纪处分条例》第八十四条禁止以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的标准,向从事公务的人员及其特定关系人“送礼”的规定,应视其情节给予相应的党纪处分。需要注意的是,向他人“送礼”构成违纪,必须是所赠送的礼品、礼金、消费卡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的标准,如果是在正常礼尚往来范围内,则不构成违纪。正常礼尚往来的认定标准,要结合当地经济水平、风俗习惯、个人经济能力、送收礼双方的关系等因素综合判断。同时,这一纪律规定所约束的违纪情形,不限于送“礼品、礼金、消费卡”,也包括送能代币消费的一切新型消费卡,如各种电子支付券、电子红包等。
 
 
 
 
   6、刘某,某镇党委书记。8年前,刘某从县里一政府部门走马上任该镇党委书记,虽工作小有成绩,但由于学历和年龄问题,迟迟得不到提拔。为谋求职位上的晋升,他四处“寻求帮助”。有“高人”指点,可对个人档案进行“包装”。刘某思量之下,觉得档案造假只是个人诚信问题,便伙同他人伪造了学历、工作经历、入党材料等一整套干部档案,并对出生年月进行了改动。请问,刘某的行为是否属于个人诚信问题,不构成违纪?
 
 
 
  答案:6、否。分析意见: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六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刘某行为已经违反组织纪律,构成篡改、伪造个人档案资料违纪。其中,伙同他人伪造学历、工作经历、入党材料等一整套干部档案,属于伪造档案资料行为;对出生年月进行改动,属于篡改档案资料行为。对其行为,应视情节、造成的后果给予相应的党纪处分;对协助刘某伪造学历的党员,也应根据情节给予相应处分。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客家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