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赣州
清丽的月光下,辛弃疾乘着一片诗歌的风帆
作别战场的硝烟,弹奏着赣江隐约的琴弦
在相思辽阔的赣州,对酒当歌
千年吟诵,却不舍对赣州千年不改的眷恋
又见苏轼、朱熹、周敦颐和王阳明……
携带着美酒、诗篇,回眸驻足
欲言又止,久久不肯离去——
[浏览全文]
海峡鸥影

它们有一双
月光和海水做成的翅膀
相对陆地盘旋的鸟类
海中游行的水族
它们的飞翔有着更深远的境界
它们把海峡称作液体的祖国
两岸是它们家园的外延   [浏览全文]

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客家
唐宋的月光下,客家先辈乘着岁月的风帆
饱含着风霜血泪,弹奏着赣江湍急的流水
千里赣江,我暂借几朵浪花,为宋城赣州
铺设好唐诗的阶梯,宋词的栏杆
和绝句的飞檐,让来者每次不经意的登高
都是一轮五绝的明月,一册七律的盛唐……
郁孤台上,物仍在,人已非
大江东去,弹指间,已过千年……
[浏览全文]
陈清泉 作
临江仙·同宗共济
北雁南飞迁徙客,赣江咫尺台湾。
同宗一脉永相传。
纵然人不识,谈笑有方言。
改革春风驰海内,岂能袖手旁观?
衷心此际向家园。
城中千百厂,兴赣共言欢。 [浏览全文]
乡音乡情
抬头刚与厦门的亲友挥手
低头已置身台北 恍如梦境
78岁的母亲和91岁的姨妈
泪眼相向 身后一片沧海茫茫
夜深了,听不够的乡音
聊不完的亲情,从已故的亲人
到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从闹花灯的元宵到插菖蒲的端午
从圆圆的月饼到甜腻的年糕
执手相看,秉烛话乡情  [浏览全文]
夏之脚步
夏之脚步 披着绿色轻纱
移步五月 夏的姿态
浸在最后一片春光里
清爽怡人
蛙开始跃出水面
打破宁静
那些鼓奏起的音符
拨响夏的音律      [浏览全文]
春暖江南 李静 作
  客家风雅聚古村 ·范剑鸣
  我不止一次在青山绿水之间,聆听古村讲述客家特有的风雅。
  我曾经走进一座座古村,那耸立青山环护村落的古塔,那飞檐翘角木石争奇的座座祠宇,那鹅卵石密布随坡弯曲的一条条古街,还有那精雕细刻风雅标举的若干牌坊,充分显露着客家古村的共性和个性。
  走在村落遍布鹅卵石的路面,轻轻叨念着古村的名字,千年的时光从脚底下冒出来。一千年前,无论哪朝,无论何姓,选择古村聚族而居,无非是试图享用这里远离战火、近似桃源的宁静。  [浏览全文]
 
 
客乡客韵  腊月的磨坊   罗光瑞 摄
 
  房梁·客家 ·谢贵芳
  “梁”是客家民居非常重要的一个部件。“上梁”,是客家建房最隆重的仪式。
  家里的老房子,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层楼砌好时,父亲把大大的红花缠在粗大的梁上,壮实的乡亲喊着号子,把梁高高地架了上去。立时鞭炮轰鸣,喜气盈门。  [浏览全文]
 
  伯父陈先生 ·陈相飞
  年过四旬的父亲压根儿也未曾想到,海峡彼岸,他居然还有一位同胞兄长。
  那是1983年的夏天,一封由美国洛杉矶辗转而至的信函,如同一粒鹅卵石,激起河水阵阵涟漪。其时,伯父已年逾花甲,消失在父亲眼里长达30余年,以至于父亲压根儿就不曾有人世间尚存一位亲哥哥的念想。他的双亲,也就是我的爷爷奶奶,则早已与世长辞,借用余秋雨先生的话,是“我们等不到了”。  [浏览全文]
 
  流淌在血脉中的客家符号 ·钟俊诚
  尽管,迁徙是客家民系形成的最重要原因,但在迁徙中,总有一些东西让客家人坚守,成为流淌在血脉中永恒的符号。  [浏览全文]
 
 
    古村新韵      王国红 摄
 
  客自中原来 ·范晓波
  十多年前我认识了一些赣南人,从他们那里接触到客家人这个概念。他们平时说普通话,可彼此一见面就立马切换语音频道说起了方言。后来交际圈里的客家人一点点多起来,我对客家历史有了一些了解。 [浏览全文]
 
  跪拜乡土 ·杜学峰
  一位友人去台湾旅游,在一间茶棚歇歇闲聊时,竟遇到了一位同村乡亲。那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他喜滋滋地问家乡的情况,问他熟悉的亲人,问门前的清江水,一问一答,竟勾起了老人的思乡之情,萌发了回乡看看的念头, [浏览全文]
 
  我是客家人 ·田园风
  小时候,我和家里人及邻居说的是地方方言,读小学了才知道老师和城里人说的话和我们不一样。那时我觉得自己很土,说乡下话。父母告诉我,我们的祖先是从中原来的,我们说的是客家话。 [浏览全文]
 
  赣州处处有风景 ·毛小魏
  周末,在家里闲着无聊,忽然想起皮鞋脱胶了要去修、网银出了点问题要去银行换了,所以决定上街——平常周末,无事我是不爱上街的,就算去了,也是窝在书店里看书。 [浏览全文]
 
 
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赣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赣ICP备05000929号
赣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