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四月,百花齐放,万木争荣。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国家部委联合调研组莅临赣南苏区,考察调研,历时七天,情满虔山,泽盈赣水,绘振兴发展之宏图,定人民福祉之良策。所到之处,群情激昂,民心振奋;苏区繁荣,百姓富足,俨然在目。市委、市政府励精图治,全力以赴,矢志振兴赣南。于斯景况,喜不胜言,夜不能寐,遂以赋之。

  客家摇篮,南国宋城。红色故都,绿色家园。山青水碧,物广人贤。民风淳朴,耕读相传。积千年历史之文明,聚百代风流之俊彦。赣南自古灵奇,向为秀丽田园。至近代,山河破碎,民族多艰,仁人志士,救国图存。于是天荒地老之古邑,顿成风云际会之坤乾。两路红军上井冈,十万工农下吉安。红色首都建瑞京,赤色政权肇赣南。为革命,捐罄家产创伟业;反“围剿”,尽献儿女上前线。妻子送郎当红军,父母赢粮止兵燹。血流满江,十万英烈垂青史;弹痕遍地,千百山川带红颜…… [浏览全文]

  江西赣州牢固树立“发展为先、生态为重、创新为魂、民生为本”理念,建设创业、宜居、平安、生态、幸福赣州。图为“城在林中、林在城中”的美丽赣州。
 

  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 日着草鞋干革命,夜打灯笼访贫农。——题记

     一份干粮 历经八十年斗转星移
     迄今散发 诱人而又生动的香气
     一双草鞋 走过八十年风风雨雨
     依然呈现 清晰而又深刻的足迹
     一盏灯笼 穿越八十年夜夜日日
     照旧闪烁 明亮而又动人的记忆…… [浏览全文]


 

  1935年的井塘歌舞,频频翻飞的彩绸像彩虹一般飘挂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后的天空上,铭刻在千百位有理想、信念、追求的人心中。井塘歌舞,是苏区中央分局机关的绝唱。

  1934年10月,八万六千名红军踏上了漫漫长征路。瞿秋白留在中央苏区,任中共苏区中央分局宣传部部长。在艰苦的环境中,瞿秋白依然不忘中央苏区的文艺工作。1934年12月下旬,中央分局机关撤到于都黄麟井塘村。新年将近,瞿秋白决定为庆祝新年进行元宵节文艺汇演…… [浏览全文]


 

  这是一片挂满了光荣牌匾的土地,这是一片厚重的土地,这一片土地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红都瑞金!

  时针指向2004年12月20日,在瑞金市沙洲坝,一面面迎风飘舞的彩旗,一声声咚咚敲响的锣鼓,将这片古老的红土地映衬得年轻而又热烈。一块写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土地人民委员部史料馆”的牌匾蒙着红绸,一双大手轻轻地揭开那层红绸。从此,曾经的“苏区中央土地人民委员部”成为“全国国土资源系统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短短的几年里,类似这一幕的热烈场景一次又一次地在瑞金上演…… [浏览全文]


 

  于都,山多水多榕树多。根植于水乡村庄,抑或在大街小巷,榕树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特别是于都河两岸,这里一棵那里几株,都是枝繁叶茂、盘根错节的大榕树。

  已经是春天了,还是喜欢闲坐在榕树下,看河面上渔船穿梭,听江洲上水鸟幽鸣,观赏满树的嫩绿在和煦的春风中轻轻摇曳,感受着榕树的雄浑、大气、包容与深远。榕树,那种特有的风韵和美,总是飘荡在眼里,激荡在心中,升华为一股永恒的绵绵情愫!

  榕树下有几多情?这种心境与情怀,是在什么时候开始萌发和拥有的,我亦说不清。不过,绝对与一个舞蹈、与一段感人的历史有关…… [浏览全文]

 
 
 

  二〇一二年四月十日,国家部委联合调研组组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杜鹰率四十二部委一百四十九杰,莅临赣南苏区调研。走山村,访贫寒,绘宏图,谋良策。干群激昂,百姓欢腾。于斯情景,欣然命笔:

     (一)
     群英荟萃绘宏图 巨擘擎天振苏区
     踏遍青山谋善策 堪深红土建名都
     僻壤泪洒心戚戚 赣水情倾意吁吁
     箪食壶浆迎亲人 千家万户起笙竽
     (二)
     赣水虔山喜婆娑 蓝图伟业铸巍峨
     青山十万慰忠骨 赤土一方奏红歌
     良愿宏渊兴厚地 恩情溢满汇江河
     兆民难谢诸君德 米酒擂茶醉春波
     (三)
     恩重京华伴春稠 同侪共襄富强谋
     问苦访贫恤民瘼 进村入户解烦忧
     儿童执手难相舍 父老牵衣盛情留
     待到新岁花烂漫 南国杜鹃耀神州



 

  赣南山野之花,名字叫得最响亮的,当然要数杜鹃。红军的到来,红色政权的建立,这种常见的山花,顺理成章成为红色情怀的对应物。

  而在瑞金九堡铜钵山,岭上开遍的杜鹃花,总会让人想起当年留守红军的浴血坚持。据史载,这里曾经是瑞金游击战争初期的主战场。

  与当年“无路之处才是路”的红军不同,今天的人们上铜钵山,坐着汽车就可以到达山顶。驻足山腰的“红军烈士纪念亭”,听钟声悠扬,看云卷云舒,似乎人世间一直就这样宁静。枪声和烽烟,注定只是历史长河中的顿号,消逝在莽莽林海。

  人们一直以为,红军鲜血染红的杜鹃,与“望帝春心托杜鹃”的民间传说无关。然而在铜钵山,当你走进历史,走近烈士的英魂,当你在四五月间,眺望满山满岭的高山杜鹃,你会相信,花枝上挂着的一朵朵英魂,也应当有望乡思归的情愫,因为这里有许多烈士来自异乡…… [浏览全文]

 

 
 

  去往兴国县官田村的山区公路曲曲弯弯,两边峰岭起伏,一条河流绕着山脚奔向远方。我坐在吉普车上仿佛穿行在大海的波峰浪谷之间。峡谷尽头似喇叭口样张开,官田把我们揽进怀抱。这块当年的兵家重地,四周群山环抱,满山树木竞秀,农舍依山而建,祠堂、万寿宫巍然矗立,村庄后山主峰高大突兀,树木参天,是绝好的天然屏障。难怪当年朱德总司令把目光锁定了这里,看中了她的景观,她的地形,她养育的人民。

  1931年10月,昔日静谧的村庄忽然热闹起来,一群身穿一色旧灰军服的人进入村庄,开始成天叮叮当当地敲、打、砸、锤。在此起彼伏的敲打声中,中央红军兵工厂便在山湾湾里的官田村诞生了。于是这里便成了中国国防军事工业、兵器制造业的摇篮。

  吉普车缓缓地停在陈家祠门口——中央红军兵工厂枪炮科旧址。这是一所四扇三进双天井的大祠堂,砖木结构,飞檐翘角,建筑占地面积400多平方米…… [浏览全文]

 
     
 
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赣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中国赣州网 赣ICP备05000929号 赣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